酒业独一份!汾酒第一国宴用酒生产70周年纪念酒今日拍卖

  9月18日上午,由中国酒业协会名酒收藏委员会主办,汾酒集团承办的“第一国宴用酒老白汾酒、竹叶青酒生产70周年纪念版暨1928年永利威出口山西汾酒复刻产品拍卖活动”在山西太原隆重举行。经过正规拍卖程序,第一国宴用酒纪念版70套、1928年永利威出口山西汾酒复刻产品482套全部成交,成交总额为654.2万元,其中第一国宴用酒纪念版共成交63.2万元,1928年永利威出口山西汾酒复刻产品共成交591万元。该活动的成功举办开启了第二届汾阳•杏花村世界酒文化博览会序曲!

  

  汾酒集团董事会秘书长张琰光参加本次拍卖会并致辞。他指出,1948年6月汾阳杏花村获得解放后,中共中央和晋绥分局首长即指示中共晋中区委要“立即恢复汾酒生产”,“要让解放区人民中秋节喝上老白汾”,大掌柜杨得龄之子杨汉三担起了恢复汾酒生产的重任。1948年7月,由晋中专署拨供高粱200石,在义泉泳酒坊旧址上组织恢复生产,暂定名为汾阳杏花村专营酒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个名白酒企业成立。

  

  纵观白酒行业,有资格在2018年拍卖第一国宴用酒生产70周年纪念酒的只有汾酒,主要原因有二:一,在名酒企业中,只有汾酒厂生产的老白汾酒、竹叶青酒成为了第一国宴用酒;二,在名酒企业中,只有汾酒厂于1948年就已经恢复生产,并且生产的是国宴用酒。因此,这次拍卖的纪念酒是酒业中的独一份,具有不可估量的收藏价值。

  为何只有汾酒能成为第一国宴用酒?

  张琰光在致辞时指出:“老白汾酒、竹叶青酒之所以被中央领导亲笔指定为第一国宴用酒,这与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及承载的红 结有着非常重要的联系。

  其一,在当时,中国知名度最高,美誉度最高的酒是老白汾酒、竹叶青酒和绍兴黄酒,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南绍北汾。

  其二,从1936年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到1948年,中共中央的招待用酒都是山西汾酒。无论是延安还是西柏坡,无数重要的历史场合如接待美国观察组“迪克西使团”、朱德60寿辰等都留下了汾酒珍贵的身影。1948年汾酒已恢复生产,而且距离北京近。基于这样的原因,中央领导彭真亲笔批示“要将国内外享有盛誉之名酒摆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的宴席上”,1949年9月初,专供国宴的五百斤老白汾酒和竹叶青酒在警卫班的保护下,分四批运抵北平。这样杏花村老白汾酒、竹叶青酒成为了首届政协会议宴会用酒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宴会用酒。”

  

  事实上,关于汾酒是第一国宴用酒的史证比比皆是。长春电影制片厂著名制片人彭蓝郁认为“开国大典宴会用酒是汾酒”,并通过杨汉三的日记等部分历史资料进行佐证。原中央警卫局战士、北京饭店副总经理高彤曾亲历国宴现场,他指出,当时的国宴由中央人民政府典礼局局长余心清操办和主持,国宴喝的酒是他向周总理写报告点名要的汾酒。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著名学者纪连海说,第一国宴用酒必须得有几个标准:一是必须得是中国名酒;二是便于运输;三是足量供应。能够达到这个要求的只有一种酒——山西汾酒。《人民政协报》曾以《揭“开国第一宴”菜谱:淮扬菜为主,酒有三种》为题,明确说明了参加第一国宴的酒只有三种:山西汾酒、竹叶青酒和绍兴黄酒。

  如有雷同,纯属山寨

  除了汾酒之外,如今的大部分名酒企业在建国前尚未成立,不具备生产及运输条件。1949年12月,泸州解放;1950年2月,茅台镇解放,但当地酒厂已经停止生产很久了;陕西凤翔虽然已经先期解放,但西凤酒也尚未恢复生产。泸州、茅台镇在中国的大西南尚未完全解放的前提下,在当时中国的交通还非常不方便的条件下,要想把那里生产的白酒运送到几千里地以外的北平城,何其难也!茅台镇、凤翔,在当地尚未恢复生产白酒的前提下,又能将什么送到北平城呢?汾酒产地距离北平最近,且沿途都是解放区。

  

  所以说,整个白酒行业,只有汾酒厂从1948年就开始生产国宴用酒,也只有汾酒厂的老白汾酒、竹叶青酒参加了第一国宴,其他类似的纪念酒都只能算是跟国宴拉关系、套近乎的山寨品。

  民族荣耀,再创辉煌

  另外一款拍品——永利威出口山西汾酒复刻产品是中国白酒最早开始国际化的同行者、见证者、记录者,它不仅是汾酒辉煌历史的见证,更是中国民族工业的荣耀。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瓶装白酒,也是目前为止发现的最早的出口白酒实物。

  

  永利威汾酒是2007年一位旅美华侨在南美洲偶然发现的,这款产品的最大价值就是生产厂家在、定制出口商在,近百年的活态酒体在,无论对汾酒集团,还是对整个白酒业和收藏界,都是一笔稀缺的宝贵资源,其意义和价值非同一般。在今年的京东超级拍卖节上,一瓶1928年出口的永利威汾酒以864.3万元成交,创造了白酒线上拍卖的史上最高价。其复刻版也极具收藏价值。

  汾酒收藏,潜力巨大

  近年来,汾酒成为收藏界的宠儿,汾酒在拍卖史上屡创奇迹。然而,每当人觉得汾酒的老酒价格走到了一个高点时,汾酒就会用新的记录告诉大家,汾酒收藏依然处于价格洼地。

  2010年,汾酒“纪念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中国白酒品牌最高奖95周年”拍卖会上,20瓶10升装国藏汾酒以3076万元的总价拍出,其中单瓶最高的价格为209万元;2016、2017年的汾酒封藏大典上,10升装的头锅原浆汾酒分别拍卖出了229万、320万的高价。2018年8月22日的首届京东超级拍卖节上,一瓶永利威汾酒以864.3万元的成交价再次刷新了拍卖纪录。

  此次“纪念生产第一国宴用酒70周年老白汾酒、竹叶青酒纪念版暨1928年永利威出口山西汾酒复刻产品拍卖活动”的火热状况又一次告诉藏友,汾酒收藏的潜力依然巨大。

  在此次拍卖现场,由山西省国资委原主任、山西汾酒收藏协会会长张崇慧,汾酒集团文化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树明主编的《汾酒收藏》举办了新书发布。这本书堪称汾酒的“收藏宝典”,能为广大藏友提供极有价值的参考借鉴。

标签:

免责声明: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自媒体作者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所提供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证有关资料的准确性及可靠性,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中的网页或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应及时向本网站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尽快联系相关文章源头核实,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 相关推荐
  • 资讯
  • 制造
  • 机械
  • 经济
  • 汽车
  • 科技
  • 市场
  • 能源
  • 企业